盘点国外信用体系:信用不良或遭遇“一票否决

现代社会,信用正从道德理念转化为具体的行为规范,从抽象的文化变成有价值的资本,并正以一定的信用行为结果兑换信贷资金、工作岗位、合作机会等。信用信息系统的建立使每位公民都拥有一个可以唯一识别的“信用号码”,从而为市场经济的参与者提供全面、客观的信用信息

俗话说,人无信不立,但从制度上如何保障?西方发达国家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逐渐建立了一套覆盖较为全面的信用信息记录体系,促进了信用交易的发展和良好信用环境的形成。信用信息记录体系的完善程度已经成为市场经济成熟程度的标识之一。

信用信息系统记录是对个人的信用信息进行采集、整理、保存、加工,并向信息使用者提供的活动,其主要功能与作用是为银行等授信机构、政府部门、合作者、用人单位等提供参考依据。作为资源配置的新依据,信用资本比实体资本来得更直接,有时就能发挥一票否决的作用。在实践中,不同国家有不同的个人信用体系建设与发展路径。

美国:小额医疗欠费也影响房贷

记者的一位朋友讲述了这样一次“悲惨”经历。他原本有非常好的信用记录,信用分数在700分以上。去年,他打算趁抵押贷款利率低的机会,对住房抵押贷款申请“再融资”,以减轻利息负担。但当他查看信用报告时,惊讶地发现信用分数下降了近100分,原来,他有一笔不到200美元的医疗账单未付,他正与保险公司就这笔账单该由谁负责闹纠纷,医疗机构把这笔账交给了讨债公司去催讨。讨债公司发出催款单后没有收到回音,就把账单寄给信用调查公司,导致他的信用分数降低许多。按照规定,这么低的分数是不能得到贷款的。还好,他在律师的帮助下,解决了这一纠纷,信用“污点”得以洗清。

美国公民没有身份证,有的是社会安全号(SSN),只要有工作,就可以申请SSN,公民进行各种经济活动,比如就业、领取工资、缴税、借贷、租赁等都要使用这个号码。社会安全号(SSN)原本是美国上世纪30年代建立社会安全网时,为便于给工作者和退休者积累和发放社会保障津贴而设立,后来,许多个人信息与它挂钩,包括收入、交税、犯罪情况等等,当然它也捆绑着信用信息。如果信用好,就会容易找工作,贷款时的利率和首付款比例也都会较低。而一旦有了污点,今后的生活就会困难重重。这就是美国社会信用体系的基础。

其实,在19世纪时,美国社会的信用也很薄弱,欺诈现象普遍。随着信用经济的发展,对个人信用信息的需求催生了私营的信用局。经过100多年的发展,美国该行业由全联公司(TransUnion)、艾贵发公司(Equifax)和益百利公司(Experian)三大机构主导,业务上平分秋色,互有重叠,涵盖了九成以上的成年人口。

完善的信用体系,是美国社会诚信氛围和整个经济体系的根基。有业内人士指出,坑蒙拐骗与其说是道德问题,不如说是个人信用体系问题。因为道德概念很抽象,而信用体系是以制度为基础的,具有强大约束力。不讲信用,在美国的信用制度和体系中就没法生存。

德国:地铁逃票可能成为人生污点,自觉维护个人信用

记者认识的一位德国留学生在中国交流学习一年后回到德国,发现自己在中国使用的手机卡还没有注销。她担心这可能继续产生费用,对她的个人信用产生不利影响,在网上通过各种渠道尝试未果,只好找中国同学帮忙。

德国人的信用意识得益于一套相对完善的社会信用制度和管理体系。德国社会信用体系涵盖了目前世界上三种最普遍的模式:一是以中央银行建立的信贷登记系统为主体的公共模式;二是以私营征信公司为主体的市场模式;三是以行业协会为主体的会员制模式。该体系将各种与信用相关的社会力量结合起来,共同促进社会信用的完善与发展,制约和惩罚失信行为,从而保障社会秩序和市场经济的正常运行和发展。

德国地铁站不设闸机检票口,乘客可以自由出入。坐车买票全凭个人自觉。但这种自觉也有一定的威慑惩罚措施在保障。地铁运营公司的检票员不定期在车上抽查乘客车票,一旦发现逃票,乘客需要支付40多欧元的罚金。逃票行为会被记录到个人信用档案中,成为人生污点,对个人的信誉度造成影响。

德国最大的房地产比价网“Immobilien Scout24”首席分析师米夏埃尔·基弗先生告诉记者,德国房地产市场的长期稳定,也与德国银行对个人的经济能力和信用档案的严格审查密不可分。基弗称,如果申请者有严重的不良信用记录,银行可能完全拒绝发放贷款。

日本:不还助学贷款办不了信用卡

日本的个人信用体系形成于20世纪60年代,1988年正式建立个人信用信息中心,该中心为非营利机构。中心会员银行必须提供相关信用信息,同时可以共享其中的信息,其实质是建立一种信息互换机制。一旦被纳入黑名单,即便还完所欠费用,该黑名单记录也将保留5年,这对个人申请信用卡和各种贷款将产生不良影响。

在日本,年轻人的信用情况尤为令人担忧。他们被登入黑名单的主要原因是智能手机欠费和滞纳助学贷款。

智能手机更新换代日益加速,不少年轻人对新型智能手机渴望强烈。然而,由于智能手机价格较高,大多数日本人是以分期付款的形式来购买。截至去年底,被日本信用担保机构登入黑名单的共1450万条信息中,与手机费用相关的约占两成。

近年来经济不景气,日本不少年轻人要通过助学贷款完成大学学业。文部科学省下属的日本学生支援机构设立了两种名为“奖学金”的助学贷款。从2008年开始,日本学生支援机构作为会员加入全国银行个人信用信息中心,学生在申请助学贷款时必须同意“与个人信用信息处理相关”的条款,否则无法获得助学贷款。如果毕业后连续3个月不还款,该信息将被登入黑名单。相关会员企业将把当事人列入“经济信用低”,当事人不能申办信用卡,或其信用卡将无法继续使用,网购以及银行取款也可能受到影响。

韩国:信用不良者不能享受医疗福利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特别是1995年《信用信息使用及保护法》颁布后近20年里,韩国形成了基本完善的信用信息体系,其核心是非营利性的韩国银行联合会,它集中整合了来自各金融机构和政府机关的个人和企业信用信息,然后将其再提供给韩国的信用信息公司、政府部门等,个人也可以查询自己的信用状况。

韩国信用局几乎覆盖了所有有信用记录的韩国人。按照信用程度,韩国人被分为10个级别,一级为信用最优者,十级为最差者,六级以下一般被视为“信用不良”,占总人数的14%。但各信用信息公司的评级标准各有不同:韩国信用局在评价时较为重视负债,其比重占评价的40%;而国家信息信用评估公司(NICE)在评价时更为重视滞纳的金额,占40%,因此一个人可能在韩国信用局的级别是7级,而在NICE中只有5级。

一旦成为信用不良者,个人就与银行业务无缘了,个人享受的医疗福利等也会被冻结。

韩国媒体认为,种种限制实际上也扼杀了这些人“从头再来”的可能,使他们深陷债务无法自拔。而且这种一刀切的做法也无视每个还款人情况的不同,造成不公。2005年,韩国在《信用信息使用及保护法》修正案中取消了信用不良者的等级制,并规定用人单位在查询信用信息时必须经本人同意。同时,为了帮助这些信用等级不高的负债人摆脱困境,韩国政府推出了“国民幸福基金”等措施。对于信用等级低于6级、年收入在4000万韩元(约合24.12万人民币)以下、6个月以上无法偿还借款的负债者或需负担年利率20%以上高利贷款者,“国民幸福基金”会购入金融公司等所持负债者长期滞纳的债权,以便为其减免债务或延长偿还时限,同时帮助借贷者将其高利息的债务转为低利率的银行贷款。为了授人以渔,“国民幸福基金”还和相关政府部门开设创业课程,帮助这些负债者重新站起来。


来源:未知